广东明朝官墓现完整古尸 当地让其后人自行处理

原标题:广东惠州发现明朝“官墓” 文物部门让后人自行处理

京华时报讯 广东惠州市博罗县一座明代“官墓”被打开后惊现完整古尸,连日来,墓主后人面对这具古棺却陷入两难:当地文物部门认为这是有主的坟墓,让其后人自行处理;而远在北京的中国社科院专家认为有极高的文物研究价值,呼吁尽快保护。

惠州博罗县城下街余庆里张氏宗亲会本月11日在博罗县罗浮药业工地常规迁祖坟时,发现祖坟竟是一座夫妻合葬的“官墓”,里面发现一具丝毫未腐朽的完整古尸,出土墓碑文记载该墓是明朝安葬,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张氏宗亲19日对记者表示,所出土的墓葬及物品包括官服在内,如被鉴定为有研究价值的文物,族人愿意无偿捐献给政府保存。然而,目前棺椁出土已有10天,还未有文物有关部门到场保护及考研,为防棺内物品被盗,张氏后人只好将两具棺椁暂时掩埋在一处山边,每天安排人员值守。而且,张氏后人称,为了防止下雨或被盗墓,棺椁将用水泥混凝土固封起来。

据张氏宗亲会理事会负责人张祥稳介绍,祖坟是11月11日开始迁移的,破土后看到里面的石棺庞大,迁移不便,于是请来挖掘机来挖。当他们破开像石头一般硬的三合土后,发现里面是两具木椁,还散发出金丝楠木的香味。由于不忍心破坏,他们便请了工人用铁锹和大锤,慢慢撬开第二层木椁,发现里面还有一个黑檀棺。直到当日下午3点多钟,才将黑檀棺打开。让他们惊讶的是,黑檀棺里面的“先人”脸上盖着半透明面纱,面部轮廓清晰,头戴黑色官帽,身穿官服,脚蹬黑色官靴,整个身体完好,是一具完整尸体。裹在木棺上的红布上,用金粉写有“皇明儒”“张”“老”等字样,红布接触空气后立即变成了黑色。因部分被破坏,字迹不全。

意识到这可能是珍贵文物,族人随即向博罗县罗阳镇政府报告了相关情况,并联系文物部门申请保护。

当地文物部门作出回复称,按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对于有主的坟墓,如果只是一般的陪葬物品,就归其法定继承人合法继承,可由后人自行处理。

专家说法

只要有研究价值都归国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服饰文化研究专家赵连赏昨天表示,出土的古墓无论有主无主,不能由墓主后人自行处理,只要有学术及文化研究价值的,都归国家所有。他称,古墓不是看它的级别,而是看它的学术及文化历史研究价值。目前,在中国出土的明代官服很多,但包括海外,保存完好的明代官服不多。

赵连赏说,从媒体报道和现场图片来看,惠州发现的“官墓”是有极高的文物研究价值的,务必尽快得到保护,当地对文物保护的意识以及做出的处理令他难以理解。

赵连赏说,得知此事后他立即查阅了惠州博物馆现有的馆藏文物,发现未藏有明朝的官服,馆存文物也极少,如果发现的文物得不到很好的保护和研究是一件令人痛心和惋惜的事情,也是违背有关法律的。(钟欣)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