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克拉运河搁置:靠收通行费回本遥遥无期

克拉运河一度被热炒,随即成为泡影。中泰官方都没有公布这一计划,而在泰国一侧,对跨国工程项目有唯一表决权的国会,也没有任何公开的动作和声音。

从地理形态上说,克拉是马来半岛泰国南部狭长地带最窄的一段,宽度仅50公里。泰国一些文献显示,早在明朝万历年间,当时泰国就曾打算穿越克拉开凿一条运河。不过,时至今日,对于这样一个看上去诱人的项目,泰国迟迟不动心。泰国开泰研究中心中文部主任黄斌解读称,原因有多种,最主要的还是经济账,说白了就是投入产出不划算。

黄斌说,克拉运河项目所需投资额巨大,大到足够用来建设覆盖泰国全国的标轨铁路干线网络。但效益方面,一是和巴拿马运河节省数周航运时间相比,克拉运河缩短的航程和时间有限。而且,收费空间不大,如果收费过高,船只还会选择走马六甲原线,想靠收取通行费收回成本似乎遥遥无期。

黄斌说,经济账是克拉运河提出三百多年却仍未付诸实施的最重要的原因。目前,泰国基础设施方面还有其他更急需、效益更高的项目排着队等待投资建设,政府的八年建设计划中没有克拉运河。

除了经济因素,泰国不愿投建克拉运河也有国家安全方面的考量。泰国南部一些地区长期存在分离意识,多年来分裂势力的破坏活动始终无法得到遏制。黄斌认为,在南部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泰国政府不可能将克拉运河提上议事日程。

泰国的另一个顾虑是社会和环境影响。在泰国,政府和民间都秉持国王倡导的“适足经济理念”。普通民众的普遍观念是,为了保护原生态的环境和传统生活方式,可以不要现代化,不要GDP。

开凿克拉运河,难免对所经过的泰国湾国家海洋生态保护区及著名风景旅游区如斯米兰群岛、素林群岛和苏梅岛等造成影响,生态环境、旅游业和居民生活会受波及。

综合新华社/记者张秀晨李志豪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美国观众为何不需要黄渤徐峥

2014年尽管有69部中国电影(其中合拍片43部)销往境外,但海外票房收入仅为区区18.7亿元人民币,不及美国电影《变形金刚4》一部影片在中国的票房(19.79亿)。而去年的国产影片票房冠军《心花路放》(11.67亿)的美国票房却仅为74961美元


日本人为何每天都口罩不离身

走在日本街头你会发现,无论是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还是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都爱戴口罩。这让不少外国人难以理解,日本环境是出了名的干净,又没有什么大规模的传染疾病,为什么要每天“口罩不离身”呢?


克拉运河?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隔三差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且循环往复炒作“战略运河”概念,且总是有意无意攀附中国官方、大国企或“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规划,个中究竟有何缘由,固然不便臆测,但对于媒体、公众而言却不应为此一次又一次躁动


大师太神还是迷信官员太傻

2011年,王林重病,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正是朱明国安排的干部病房;朱明国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安排王林住干部病房就是以权谋私了。至于黄金和枪从何而来?如果来源不干不净,是否涉嫌受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